当前位置 > 首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有码胜无码,条形码和二维码不得不说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20-01-10
  • www.fii35.cn
  • “Di ”

    收银员扫描商品的条形码,你闪烁支付条形码,一句话也不说,交易就完成了。

    当代购物体验如此流畅,毫无疑问,用户必须首先感谢条形码和二维码的发明者。

    据美联社报道,条形码的共同发明者之一乔治劳勒于12月5日在北卡罗来纳州家中去世,享年94岁。20世纪70年代,劳雷尔在小发猫当工程师时,开发了矩形通用产品代码(UPC),俗称条形码。他的去世也引发了怀旧和回忆的浪潮。严格地说,劳雷尔不是第一个提出条形码概念的人。

    早在1948年,费城天然气科学技术学院的研究生伯纳德塞沃(Bernard Cerveau)就试图开发条形码来自动在收银机上记录商品。

    此时的条形码不叫条形码,它的形状不是长方形而是圆形。伯纳德瑟沃和他的同学约瑟夫伍德兰首先使用莫尔斯电码。他们计划将莫尔斯电码中的虚线分成不同粗细的条纹来代表特定的数字和字母。这个想法后来成为各种条形码最基本的想法。

    原始圆形代码图片来源:纽约时报的原始条形码

    印在半透明纸上。强光穿透图像后,投射到机器上,机器可以读取和记录条形码,然后进一步转换成信息。在早期,由于照射的光太弱,穿透条形码后的光不能作用在接收器上。两人不得不更换一个500瓦的灯泡来照亮条形码,却发现温度太高,条形码烧坏了。随着风扇帮助降温,整个系统开始工作。

    但是,由于当时科学技术发展的限制,这些公认的条形码不能提供足够有用的信息。整个系统体积庞大,噪音大。尽管两人于1949年申请了专利,并将其命名为“靶心”,但这项技术仍被搁置。

    到20世纪60年代,伍德兰已经成为一名小发猫工程师。伍德兰没有放弃他早期的想法,而是继续劝说小发猫投资条形码研究。这时,激光和计算机已经出现了。前者可以很容易地穿透条形码,而后者可以快速准确地读取、访问和处理条形码上的信息。最后,大约在1969年底,国际商用机器公司指派乔治劳雷尔研究如何制造超市扫描仪和标签。伍德兰也在计划中。

    经过近四年的艰苦研究,小发猫终于推出了一种易于打印、能有效传输信息的矩形条形码。条形码最终被当时的符号选择委员会批准,并被命名为统一产品代码(Uniform Product Code)。

    1974年6月26日,世界上第一台条形码扫描仪安装在俄亥俄州特洛伊市的马什超市。扫描的第一件物品是10包箭牌多汁水果味口香糖。这包口香糖现已被美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到目前为止,条形码的应用已经逐渐从商品包装扩展到许多行业,如邮政分拣、图书管理、行李托运等。ean international最近发布的《GS1全球办公年度报告2018-2019》显示,仅在GS1下,每天就有超过60亿个条形码被扫描。超过200万家公司和1亿种产品正在使用条形码。

    跨越海洋,在中国定居

    条形码最初进入中国,不是为了零售,而是为了邮政系统。据知网报道,国内最早关于条形码的论文出现在1979年,发表在《中国邮政》的《外国技术趋势》一栏。内容是条形码及其识别系统的介绍。

    未来几年,条形码在我国的应用领域逐渐扩展到图书馆、医院和商品零售。1988年12月,国务院批准成立全国商品编码协会。“八五”期间,国务院电子信息系统推广应用办公室也将条形码技术列为推广应用的十大任务之一。1991年4月,中国正式加入ean国际。1991年6月,国家条形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开始建设。1991年5月,发布并实施了前五个国家条形码标准。1992年6月,中国第一个邮政系统问世,标志着商业条码在中国的正式开始使用。

    在过去的30年里,条形码已经进入了成千上万的家庭

    例如,昨天,12日,你在网上从日本购买了一盒口罩,以防止烟雾不时在北京发生。在整个购物过程中,条形码几乎无处不在。

    如果你代表自己购买人肉,条形码标签必须绑在装有口罩的盒子上,然后运回中国。它包含采购代理人、出发地点、着陆地点和航班号的个人信息。根据公共信息,自从在航空行李登记中引入条形码跟踪行李以来,行李丢失率已经下降了95%。

    如果你通过官方网站购买,会涉及条形码。据GS1官方网站报道,中国海关近日为单一窗口申报系统启动了GTIN(全球贸易项目编号)申报功能。这是海关通关采用GS1条码的重要一步,有利于中国进出口记录的进一步标准化和高效化。

    当口罩进入中国分销时,条形码无处不在。

    配送中心收到配送订单后,将汇总信息,整理分析订单,确定配送时间段、配送路线等。在扫描条形码以获得货物的目的地后,分拣人员将打印出信息并贴上提货标签。下一步是机器和条形码之间的交互。分拣机将货物放在传送带上。扫描仪扫描条形码,识别货物信息,并检查提货是否有错误。

    如果一切顺利,货物将被装在不同的容器中,开始他们的旅程。容器上的条形码也包含分发信息。在整个配送过程中,工作人员将使用条形码阅读器扫描条形码,并将数据上传到计算机,并随时显示货物的实时位置。这不仅有助于配送中心及时调整商品运输路线,也有助于您通过凝视宝藏的物流界面来缓解焦虑。

    收到货物时,您要么迫不及待地将手机上的条形码延伸到快递柜的扫描窗口,要么向快递兄弟报告您的手机号码。“Di ”成功收到货物。取下胶带,打开箱子,一次扔出包装。不显眼的条形码标签被撕成两半,扔进垃圾桶。

    殊不知,正是这个小小的条形码越过了千山万水,把货物送到了你的手中。

    无声发明家和热门二维码

    虽然条形码的流行让不得不手动输入商品价格的超市收银员摆脱了手腕麻木和“腱鞘炎”,但随之而来的一个新问题是:由于容量有限,条形码最多只能记录20个英文数字,假名和汉字无法识别。这引起了许多生产线企业的严重不满,扫描速度和错误率成为新的批评。

    “如何使条形码包含更多的信息”已经成为许多国家特别是日本的一个特殊考虑,日本已经进入了一个超市和大工厂遍布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

    20世纪90年代,目前在电装波公司工作的腾虹认为条形码只能水平记录20个数字。如果扩展到点阵平面,记录的信息自然会增加。然而,制作代码很容易,但是如何使这个平面代码高速读取并不简单。

    二维码发明者:滕宏远

    滕宏远和另一位同事组成了研发团队,开始了新的征服。正方形的二维码有四个直角。他们选择其中三个作为定位器,然后通过剩余角的位置来判断二维码内容的方向。这样,无论手机从任何方向扫描代码,内容的阅读都不会受到影响。

    当然,日本人的细节完美主义也充分体现在这一点上。为了避免二维码与其他类似图案混淆造成的识别错误,滕宏远对当时市场上的杂志、海报和纸箱上的图案进行了详细统计,从而确定二维码定位区的盒子中使用的黑白区域的宽度比例为1:133:133:1。

    经过近两年的反复试验,一个能容纳7000个数字并能编码汉字的小方块代码终于问世了。免费票

    然而,正是由于“疯牛病”和其他危及食品安全的事件,二维码开始席卷整个社会。患有食品安全焦虑的人们迫切需要一种能够记录食品生产、流通和餐桌服务全过程的载体。然而,只有二维码能容纳如此多的信息并快速显示出来,这对提高生产透明度起着关键作用。

    虽然DENSO WAVE公司拥有二维码的专利权,但不收取特殊费用。这是研发之初制定的政策,也是开发商滕宏远的初衷:“希望更多的人能使用二维码”。免费总是吸引用户的最佳方式。不久,二维码冲出日本,应用于世界各地。

    中国扫码遍地开花

    2000年,国际标准化组织宣布二维码符合国际标准,并将其纳入国际标准化组织标准集。公章证实二维码的开发从现在开始将更加畅通无阻。

    2012年前后,随着苹果第一部苹果手机4S的发布,移动互联网也迎来了最强劲的增长势头。据统计,当时五分之一的美国人扫描二维码,欧洲的情况也差不多。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通过二维码登录和互动的人数达到新高。仅在一个季度,二维码的使用率比上一年增加了157%。

    然而,外国人对二维码商业模式和社会行为的探索似乎就此止步,真正将二维码插入到每天外出就餐、购物和支付的所有环节中的,仍然是在各行各业遍地开花的中国人。

    就支付技术而言,中国仍是一个苦苦追赶的国家。当其他国家可以扫描地铁和公交车站的广告窗口下订单时,大多数中国人仍然带着现金出门。尽管如此,中国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庞大的电子商务产业,拥有33,354个资本。淘宝的快速发展使得支付宝占据了当时在线支付的大部分市场份额。虽然网上购物几乎被淘宝和支付宝垄断,但线下消费者仍然使用现金和信用卡支付。

    阿里秉承“让世界更容易做生意”的风格,于2011年7月率先在支付宝应用程序中添加了“二维码支付”选项,旨在刷卡并找到线下的痛点,旨在为无数小企业提供无需额外设备的收款服务。

    支持成本比POS/NFC低,对智能手机没有特殊的代码扫描支付要求,便于商家和消费者开始使用。随后,支付宝还开通了银行卡转账二维码和红包码的功能。这种红包在支付时可以抵消部分现金,非常有吸引力,并进一步刺激优先用户使用支付宝消费。

    支付宝扫描码支付功能启动两年后,据艾瑞咨询(iResearch)调查,2013年中国消费者使用的手机支付方式中,47.2%是扫描码支付,22.7%的网民普遍使用二维码支付方式。

    从路边的发髻店,蔬菜市场的小摊老板到修鞋的鞋匠,每个人都在摊前挂了一个塑料二维码。为此,阿里还专门创造了“代码商家”一词,这样这些不需要购买代码扫描枪等硬件设备,而只需要一个“二维码”就可以获得移动支付金融服务门票的商家就有了统一的头衔。

    腾讯看到了支付宝扫描码支付的势头,也不甘示弱,在2014年也推出了微信二维码支付。与网上购物的流行推动支付宝蓬勃发展的途径不同,拥有数亿天生命的微信更依赖人们在日常互动中来往往的微信红包来撬开移动支付的另一个链接。

    微信收到的红包总是要在本地消费,聪明的商家开始接受微信支付。从最早的时候或者直接给商家红包,商家就打印出收钱的二维码并贴在商店里。微信支付线下交易迅速增加,并逐渐成为与支付宝同等的另一个移动支付平台。

    为了抢占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主导地位

    扫描代码支付给商家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没有必要担心零钱和假币,卫生也可以加快销售。此外,支付宝和微信还通过补贴政策和优惠费率吸引小企业。这群离线业务最活跃的人也成为了移动支付的最佳广告空间。

    2016年,央行正式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标志着二维码支付的正式认可。中国由此进入了全社会普及扫描码支付的阶段。

    二维码就像一只“不停下金蛋的母鸡”。通过这个小代码,小型和微型运营商可以接收N种服务。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扫描二维码就像是一件常见的事情。仅在2016年,中国使用微信扫描代码的平均人数就达到了10亿,而支付宝超过了5亿。一年内移动支付总额接近18万亿元,超过日本国内生产总值。为网民选择的“四项新发明”买单。

    与中国流行的扫描码支付不同,这种日本出生的二维码在其诞生地非常冷清。虽然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将他们的触角延伸到邻国,并在日本大力推广移动支付,但许多日本人仍然不购买,最大的原因是他们担心自己的个人隐私会被披露。此外,日本拥有强大的信用环境和信用卡服务。一个完美的信用卡系统使一张卡具有多种功能,并可用于许多领域,如零售、运输和服务。

    日本人不是唯一热衷于使用信用卡的人。信用卡也是大多数欧美城市许多人的首选。信用卡会定期提供折扣,比如发行信用卡来支付点数,还可以与航空、旅游、买房和买车联系在一起,所有这些都是人们可以真正实现的好处。

    此外,中国的移动支付并不独立,但已经与多家银行达成合作协议,并得到了它们的资金支持。然而,许多发达国家的银行基本上归个人所有,这意味着盈利能力是首要目标。鉴于信用卡消费的盛行,移动支付自然不会被考虑,也不会普及。

    从条形码到二维码,从食品、书籍到扫描代码支付,黑白符号已经彻底改变了世界上几乎每一个行业。它们就像渗透我们日常生活的移动港口,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世纪以来世界的巨大发展。技术专利背后是系统、经济和新兴互联网之间的博弈,以及用户和应用制造商的重叠身份。

    日期归档

    新郑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ii35.cn 技术支持:新郑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