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让中兴痛苦10年的惊天骗局:海归博士靠民工磨出的芯片,骗取上亿科研经费!
  • 发布时间:2020-01-09
  • www.fii35.cn
  • 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令重新点燃了中国的“无心”焦虑,这一直是中国人心中的痛。

    拥有世界第二大国内生产总值和近14亿人口的大中国每年消耗世界30%以上的芯片,但世界前20大芯片制造商中没有一家是中国公司。

    谈到国产芯片,人们总是想到“劣质”、“廉价”和“低端”等词。当然,有些中国人缺乏信心是有原因的,但是必须说,一些科研欺诈已经使许多人失去信心。

    10多年前,我国有一个惊人的科研骗局:

    一位著名的大学教授购买进口芯片,以便农民工可以擦亮标识并印刷标识,从而成为“中国微电子领域的里程碑”。通过这项“发明”,他骗取了国家数亿的科研经费,甚至以自己的名义转移。

    如果没有一个神秘的人报道他,他可能已经上升为院士。

    这就是在全国引起轰动的“韩信一号”事件。造假者是上海交通大学前教授陈进。

    事件曝光后,他被撤职并追回科研经费,但没有人受到任何刑事处罚。

    从历史中学习,你可以知道兴衰。在“中兴困境”的时候,我希望大家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能够真正制造出属于中国人的芯片。

    在16个月内制造了世界级芯片

    这位回归者成为了民族英雄

    陈进。生于1968年,祖籍福建,毕业于同济大学,获学士学位,毕业于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获计算机工程博士学位。

    上海交通大学曾贴出陈进的简历,显示他曾在摩托罗拉半导体总部担任芯片设计经理和高级总工程师。

    但是一些内部人士说陈进只是摩托罗拉的初级测试工程师。

    不管怎样,陈进于2001年回到中国,加入了上海交通大学。

    当时,中国芯片产业非常落后,急于发展壮大,缺乏专业人才。加上美国的技术封锁,全国大力支持集成电路产业。

    可以说陈进赶上了最好的时机。他一回国进入交通大学,就被任命为年轻学者“韩信”的首席设计师。

    第二年,学校成立了芯片和系统研究中心,他成为了研究中心的主任。

    在陈进的领导下,研究中心制定了一个“四年计划”:

    在第一两年,你会经历艰难困苦;第三年,你会取得惊人的成功;在第四年,你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也许陈进“低估”了他的“能力”。他没花四年十六个月就出了一个大新闻。

    2003年,陈进宣布他在上海独立开发了一款名为“韩信1号”的世界级芯片。

    这个芯片有多好?

    0.18微米工艺,只有一半指甲空间集成了250万个器件,具有32位处理内核,每秒计算能力为2亿次.

    简而言之,这与当时世界最大的技术制造商英特尔制造的中央处理器是同一个级别,完全是世界顶级水平。

    但是这个芯片比英特尔好得多!

    一般来说,在美国开发一个新芯片需要数百名工程师。这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流媒体电影(试产)需要十倍以上的时间才能成功。

    至于陈进团队:

    除了他自己,只有三个助手。在这个项目中,最多只有30名兼职交通大学的学生在做硕士和博士的工作。

    制作一部电影只花了美国人一半的金钱和时间。

    不要说中国人对这种速度感到惊讶,即使英特尔工程师也认为这是“难以置信的速度”。

    这种事情,在现在,每个人都肯定会质疑,毕竟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做一个好芯片有多难。

    然而,当时人们对这方面的理解还比较落后,已经被打了很长时间。看到有一件事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国家的自尊突然上升。

    即使有人质疑“速度有问题”,他们也很快被一片赞扬淹没了。

    2003年3月26日,“韩信1号”新闻发布会由上海媒体主持召开

    记者招待会上,包括王阳元、邹世昌、徐居延和“863计划”集成电路专题组组长严晓浪在内的几位院士组成了专家组。

    专家组一致认可:

    “韩信1号”及其相关设计和应用开发平台是中国第一个,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当时,“韩信一号”的报道铺天盖地。陈进被视为民族英雄,在全国许多高校举办讲座,分享他“克服重重困难,为国家争光”的奋斗经历。

    他被上海交通大学专门任命为长江学者,成为微电子学院院长,并获得上亿元的研发资金。

    此外,他还成为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首席执行官和上海汉森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当时,陈进是中国集成电路领域的热门人物。一些人甚至预测,几年内他可能会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自制的骄傲“韩信一号”

    是民工磨出来的吗?

    理论上,这样一个伟大的芯片应该首先大规模生产,但自那次会议以来,“韩信”一直没有动过。

    在过去的几年里,英特尔、摩托罗拉和其他制造商已经开发出速度更快、性能更好的中央处理器。曾经辉煌的“韩信1号”也在慢慢落后。

    然而,陈进安慰大家,韩信2号的研发已经完成,韩信3号和4号也快完成了。这将再次使中国站在世界之巅!

    每个人都被陈进说服了。毕竟,他是中国人民的英雄,制造了国内最优秀的芯片。他听谁的?

    直到2006年,一篇名为《汉芯黑幕》的帖子才在清华校园的论坛上发表。一位匿名用户质疑汉芯1的欺诈行为。

    根据这篇文章的描述:

    2002年,陈进去了美国,委托他在摩托罗拉的前同事下载摩托罗拉芯片的源代码。

    依靠这个源代码,陈进制作了《韩信1》,并一举成名。

    但是,这样制作的芯片不能得到芯片调试界面的模块,所以只能看到,不能使用,所以不能在真实系统中使用,当然也不能显示。

    此时,记者招待会已被确认举行。面对公众,这套芯片必须展示出来。陈进只能通过他在美国的兄弟购买10个摩托罗拉芯片。

    他找到一个农民工,用砂纸打磨掉芯片表面的MOTO,然后在浦东找到一个小工厂,印上“韩信1”和韩信LOGO。

    有趣的是,“韩信1号”是一个208英尺的大芯片,而另一个回购的芯片是一个144英尺的小芯片。这两种芯片在尺寸上有着根本的不同,但它们可以在新闻发布会上通过专家组的检查。

    这篇帖子一发布,陈进就立即表示这完全是侮辱,甚至想找出匿名用户。

    可以说,这个匿名用户应该不难找到,因为虽然他是匿名的,但他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当时,他是陈进“韩信1号”研究小组的四名成员之一。

    因为告密者是一个真正的内幕人士,他拿出了一堆陈进无法辩驳的真铁锤证据,甚至拿出了一个“假韩信1号”的物件。

    结果,公众舆论一片哗然。敏感的记者们转发并挖掘出更多有力的材料:“首先,陈进的学历并不真实。他在奥斯汀德克萨斯大学的毕业论文是《模拟和混合电路的故障模型和测试技术》。

    显然,他的研究方向是集成电路测试技术,这是集成电路设计的两个不同领域。

    其次,他的简历也是不真实的。他在摩托罗拉的职位是“高级电子工程师”。

    但在上海交通大学的简历中,他声称自己是半导体总部的高级总工程师,从事芯片设计。

    仍热衷于打击假冒商品的方周子给了陈进最致命的一击。

    方周子找到了名帮助陈进磨掉商标的农民工。他被网民戏称为“21世纪最具创新性的农民工”。

    你是怎么找到它的?这并不难,因为抛光芯片的公司将此事视为自己的荣誉,并公开将其放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

    甚至,这不是一家技术公司,只是一家装饰公司.

    金是怎么做到的

    “这家公司叫上海韩吉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装饰公司。他们的官方网站将此事作为一项成就进行了介绍,称“曾经装饰过陈进的芯片和系统研究中心”,然后要求他们也装饰芯片。

    他在这里自己写了33,354封。他非常荣幸能够承担芯片产品定义和设计的第二次商业应用。LOGO已经改变了,被称为“造型设计”。

    所以,在各种各样的真锤子面前,真相是非常清楚的:

    一位归国学者,依靠前公司购买的芯片,找到来装饰公司的农民工,打磨掉标识,打印自己的标识,然后用它作为自己开发的芯片。

    陈进根据线人提供的金额获得了上亿元的研发资金。

    甚至有一种说法,上海交通大学及其相关方在汉芯项目上损失了11亿元。

    但可以肯定的是,陈进和上海交通大学已经签署了一份合同,规定“韩信”的海外流媒体(试产)服务将由一家名为Ensoc的美国公司提供。

    这家公司是陈进在美国注册的皮革覆盖公司。它的注册地址是陈进一个朋友的地址。

    公司把流媒体电影的价格定得比市场价格高得多,所以上海交通大学支付的钱进了陈进的口袋。

    据说一旦资金到位,陈进将组织实验室工作人员环游世界,一起享受生活。

    负责人的生活是潮湿的

    这只是国内芯片研发行业的一段痛苦经历

    在媒体介入调查将近半年后,当局终于承认了陈进的严重欺诈行为。

    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长江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陈进的所有职位和学术头衔都已被撤销。

    国家有关部委撤销与其签订的所有科研合同,收回所有补贴和资金。

    但仅此而已。在这起事件中,没有人受到法律起诉。

    即使是欺诈的罪魁祸首,陈进还是加入了商界,东山再起,重新加入了多媒体处理芯片行业,过着非常繁荣的生活。

    谁是最大的输家?恐怕是国内半导体芯片研发行业。

    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知道科学研究有明显的“标杆效应”。一两个明星项目的质量直接决定了这个学科的生死。

    谷歌阿尔法狗打败李世石,人工智能繁荣,养活了世界各地的许多人工智能团队。“汉芯事件”发生后,国家和公众对自主研发中国制造的半导体芯片都“心存冷漠”。

    该国对这一领域投资的热情急剧下降。许多相关领域独立研发项目的批准和资金争夺都受到影响。一些进展已经严重停滞,而另一些则根本无法推进,导致国内芯片相关行业经历了几年的寒冬。

    和几乎同时开始的《韩信》已经实现了一些工业应用,但当时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该小组的一名关键成员在接受采访时透露,韩信的欺诈行为曝光后,公众舆论都说龙信也是假的。

    一提到“核心”,每个人都脸色苍白。谈到国内芯片,无论是韩芯还是龙芯,玩世不恭是不可避免的,甚至直接滥用也是允许的。

    该成员甚至说他甚至遇到了在背后指出他们是骗子的人。

    你说,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国内芯片自主研发面临的困难是可以想象的。

    每个人似乎都对中国制造失去了信任,甚至变得极端易怒。批评和批评远远超过理解和支持。

    看看华为多年来收到的各种批评,你可能会意识到。

    失去信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恢复信任需要几代人和几十年的努力。

    这不是责怪人民,只是说那些逍遥法外的大骗局确实彻底伤了人民的心。

    正是因为他们,我们逐渐对国内自主研发失去信任。

    科学研究从来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一步一步发展,我们才能不断取得真正的成就。

    即使你慢下来,每个人都能理解并给予最大的支持。但是如果你弄虚作假,会伤害到每个人的信任,而且你也买不回来!

    因此,要做科学研究,不仅要坚定不移,还要诚实。只有这样,中国的科学技术才能不断进步,中国的自主研发才能真正达到世界最高水平!

    我希望我们能从中吸取教训,尽快打造我们的中国“核心”!

    日期归档

    新郑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ii35.cn 技术支持:新郑新闻网 | 网站地图